您的位置:主页 > 百事新闻 >

百事新闻

百事2注册在婚姻里忘掉亏欠

发布时间:2021-12-11 19:13
 我和叶美是大学同学,毕业时,她为了爱情,义无反顾地跟着我回了我老家所在的城市。我很感动,而我能想到的给叶美的最好承诺,就是和她结婚。
  
  只是,除了一纸婚书,我什么也给不了她。我家在农村,父母供我读书已属不易,买房的事只能靠我自己。也就是说,我们结婚的时候,不仅没房没车,甚至没一场像样的婚礼。
  
  叶美并不介意,她乐呵呵地说:“我嫁的是你这个人,又不是房子。再说,该有的迟早会有。”甚至,她还协助我,成功地说服了她父母。
  
  我暗自发誓,要一辈子对她好。因为我心里很清楚,就算叶美嘴上说得再轻松,但没有哪个女人不想有个浪漫的婚礼,把自己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她这样说,是因为她不想让我为难。
  
  结婚那天,叶美在淘宝上买了一些装饰用品,将我们50平米的出租屋,装扮成了新房。然后我们手拉手,去民政局领了证。
  
  将结婚证往朋友圈一晒,立马引来各种围观:“好家伙,不声不响地就抱得美人归。必须请客吃饭啊。”
  
  没有婚礼没有婚戒没有婚纱照,那好歹得有个仪式,让周围朋友知道,我和叶美已经是合法夫妻。于是,我们一商量,决定在酒店请朋友同事吃个饭。
  
  吃饭那天,大家都起哄说我运气好,捡了个大便宜。这年头,有几个姑娘愿意跟你裸婚?我喝得有点多,说话就有些肆无忌惮起来:“羡慕吧?这叫个人魅力懂吗?有本事你也找个女人跟你裸婚。”
  
  而我那几个喝高了的朋友,更是口无遮拦,端着酒杯对叶美说:“嫂子,你就这么白白嫁给这臭小子,真是亏大了。”
  
  玩笑越开越大,叶美脸上有些挂不住。那天晚上回到家,她一直闷闷不乐。我那番大言不惭的话,以及裸婚这件事,到底还是让她的心里有了委屈。
  
  我有点懊恼自己酒后失言,也为自己不能给叶美好一点的生活感到愧疚。
  
  正是因为这份愧疚,婚后,我工资上缴,这个家里里外外全都由叶美说了算。
  
  叶美说抽烟太费钱,我戒掉了烟;叶美说打游戏浪费时间,我下班回到家的业余活动,就变成了在书房研究理财产品;叶美说要开源节流,我身上的现金从来没超过两百块……因为被叶美管得太紧,我在外面应酬时,时常被别人取笑成“妻管严”。
  
  作为大男人,心里当然会不舒服,但一想到让叶美受的委屈,我又立马安慰自己,只要她开心就好。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总觉得,葉美仗着我亏欠了她,便觉得我为她做任何事都是理所当然。
  
  叶美睡眠质量向来不好,一旦醒来,便很难入睡。有天我加班到凌晨两点,到了家楼下才发现忘记带门钥匙。为了不吵醒叶美,犹豫再三,我硬是在家旁边的KFC凑合了一晚。
  
  我以为这件事会让叶美很感动,但第二天早晨我打开家门的时候,叶美却满脸狐疑地看着我:“昨晚你都干嘛去啦?”
  
  解释了半天,叶美还是半信半疑。我心里很不舒服,却也不好去责怪什么。因为一旦争吵,叶美就会朝我嚷:“陈思远,你已经欠我那么多了,难道不应该对我好一点吗?”
  
  我比谁都知道,要对叶美好。只是越到后来,我越不知道,要怎样对她好了。
  
  不久后,叶美大学最好的闺蜜结婚,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。
  
  比起叶美嫁给我这个穷小子,她的闺蜜简直称得上嫁入豪门。婚礼现场被布置得像童话,叶美的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。我握紧她的手,却被她甩开。我知道,她哭,不仅仅是被现场氛围感动到,更多的还有委屈。
  
  有时候,男人很难理解女人的闺蜜关系。她们明明那么要好,但还是会忍不住相互比较。很显然,叶美在这场攀比中,因为我,输得有点惨。
  
  那天晚上回到家,叶美大概越想越觉得心有不甘。她拿出一张纸,说:“你给我写张欠条吧。不论是婚礼,还是蜜月,以后你都得一一补上。”
  
  我自知理亏,立马按照叶美的要求,写了一张爱情欠条:今生我陈思远,欠叶美一个婚礼,一枚婚戒,一个婚房……请老婆放心,我会以火箭的速度,一一补偿。
  
  写完,叶美对着那张欠条,哭得更伤心。好像这些更提醒了她,嫁给我,可能只是一时冲动。而我也开始困惑,当初那个义无反顾跟着我来到异乡的姑娘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在我俩的关系里,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圣母。好像她肯跟着我吃苦,是我这辈子修来的恩泽,我要无条件地服从她。
  
  我承认,我对叶美心存愧疚,但这样的愧疚,并不表明我应该在两人的关系里处于下风。叶美让我越来越陌生,也让我在这场婚姻里有点疲惫。
  
  前不久,我跳槽去了一家新公司。
  
  公司前景不错,领导也很器重我,进去没多久,就升了技术总监,薪水翻番。我暗自窃喜,按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,买房买车指日可待。一想到能尽快给叶美好一点的生活,我就干劲十足。
  
  升职后拿到的第一笔工资,我没和叶美打招呼,偷偷去商场给她买了枚钻戒。收到礼物的时候,叶美两眼放光,像个小女孩似的跟我撒娇说:“老公,你真好。”可下一秒,她脸上的表情又突然黯淡下来:“哎,我真是太容易满足了。这个本来就是你欠我的。”
  
  我的心情也跟着一下子跌到谷底。叶美好像时刻都不忘提醒我,我欠她的。
  
  不久后,公司组织部门聚会,要求携家属参加。也许是女人的直觉,她一到聚会现场,就觉得我的下属小丹看我的眼神不对劲。
  
  小丹刚毕业,表达过对我的欣赏,而我们也早已将这件事拿到桌面上说得很清楚。可叶美不肯信,认定我和小丹的关系非同寻常。
  
  当着所有人的面,叶美开始诉苦:“别看你们总监人前光鲜,我们至今还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呢。他家在农村,我们结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。那时我也是傻,放到现在,有哪个姑娘愿意跟你裸婚?”
  
  这番话,她是说给小丹听,但那么多人在场,不仅让我尴尬,聚会的气氛也变了味。回去的路上,我忍不住发了火:“你能不能给我留点情面?以后我还在不在公司待下去了?”
  
  叶美与理据争:“我实事求是,又没说谎。你那么要面子,有本事让自己的女人过得好点呀?你本来就欠我的,还不让我抱怨两句吗?再说我这样,还不是为了吓跑那个小姑娘。”
  
  我彻底败下阵来。
  
  那天回到家,我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,搬去了公司。一想到以后大家在背后对我的议论,我就觉得心烦意乱。而这场婚姻,也许真的没救了。
  
  叶美大抵没想到,我会负气出走。
  
  结婚这两年,从来都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。在这场婚姻里,扮演着圣母的角色,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。我承认,我渐渐有点吃不消了。
  
  当一向高高在上的叶美跑到单位来找我时,我有点意外。结婚这么久,没有哪次吵架不是我先服软。她突然这样,我反而有点受宠若惊。
  
  两天不见,叶美看起来憔悴了些。坐在楼下的咖啡馆,她少了往日里的飞扬跋扈,有些怯怯地问我:“你生气啦?这几天你不在,我一个人想了很多。结婚以来,仗着你对我亏欠,我好像在我们的关系里,只懂得索取,忘了付出。”
  
  被她这么一说,我心里积压的那点委屈一下子有了出口:“哟,你终于意识到啦?我承认我亏欠你很多,但你是我老婆,我每天回家,却像是见自己的债主,这样能不累吗?”
  
  叶美也有点不高兴:“我是有不对的地方,可你没觉得这是你纵容的结果吗?本来最初的时候,我就是心甘情愿地想要嫁给你,可你因为觉得亏欠我,就不自觉地讨好我。渐渐地,我也就习惯了我们之间,你付出,我接受。”
  
  我一时愣在那里。可我不得不承认,叶美说得没错。我一味地对她好,想以此转移心里的愧疚,渐渐就让两人的关系失了衡。有时就算我对她心有不满,也因为那份亏欠,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埋在心底。时间一长,叶美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圣母,而我对她的不满也越积越多,以致于爆发了出来。说到底,这段婚姻会走到今天的局面,我俩都有责任。
  
  那天,我们敞开心扉地聊了很多。我和叶美还深爱着对方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只不过在婚姻这条路上,走了点弯路。我不需要她当圣母,她也并不需要我因为亏欠而去对她好。
  
  后来,叶美撕掉了那张爱情欠条。我俩也终于都弄明白,要想真正地经营一场婚姻,就要忘掉这份亏欠,让两人的关系在相互付出与索取的过程中,达到真正的平衡。

导航栏目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黄(经理)

手机:13583192939

电话:400-888-8868

邮箱:admin@admin.com

地址: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